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机构职能 > 正文

教育评价中的“测不准原理”
2018-12-09 13:47???来源:未知???浏览量:
教育评价中的测不准原理 让我们从科学史上的两只猫说起(不要想多,这两只猫和黑白没啥关系,也从来没上过南昌八一大桥):一只猫的主人,名字叫做薛定谔(Erwin Schrdinger,18871
教育评价中的“测不准原理”


让我们从科学史上的两只猫说起(不要想多,这两只猫和黑白没啥关系,也从来没上过南昌八一大桥):一只猫的主人,名字叫做薛定谔(Erwin Schr?dinger,1887—1961);另一只猫的主人,名字叫做桑代克(Edward Lee Thorndike,1874—1949)。这两人生活在差不多同一个时代,一前一后也就相差十多年时间。老薛同志的猫其实并不真实存在,是他在1935年想象出来的。他假定一只猫被密封在一个盒子里,盒子里有一个封装着剧毒氰化物的瓶子,瓶子上有一把没啥情怀的锤子,锤子由一个电子开关控制,而电子开关又是用放射性原子控制的。如果原子衰变,释放出α粒子,就会触动开关,导致没情怀的锤子落下打破瓶子,这只可怜的猫必死无疑。然而,我们不知道原子啥时候衰变,因此,在我们打开盒子之前,这只猫既可能是死的同时又可能是活的。薛定谔用这只有点妖气的猫,来比喻微观世界物质存在的不确定性。桑代克的猫是真实的,虽然也有些可怜,但志向远大。老桑同志的猫出道比较早,1898年就和它的主人一起来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桑代克没有逼他的猫像哈姆莱特那样面对生死抉择,但却让它饿着肚子,并且把它关进一只迷笼,笼子外面有香气诱“猫”的猫粮,猫可以通过按踏板、抓绳子等方法触动机关打开笼子逃出来并且吃到食物。刚开始,这只狂躁的桑代克猫毫无绅士风度,在笼子里乱抓乱挠,偶然触动机关打开了笼门。桑代克不断重复这个实验,发现猫开笼子的时间越来越短,到后来进了笼子就会按动机关逃出来。于是,这位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的桑代克讲师向世界宣布:他的猫证明了学习的过程就是一个试误过程。和薛定谔那只解释物质世界“不确定性”的猫不同,桑代克的猫从此把我们关于孩子学习行为的研究引向了一条“确定性”的不归路。我去中小学给老师们讲课,常问他们在班上见过几个孩子是像桑代克老师的猫那样学习的,他们稍微想想,会立刻爆发出哄堂大笑。然而,在此之前,他们却对桑老师这只猫绝对的科学指导意义深信不疑。他们以前显然一直身陷对所谓科学的迷信之中。

在关于自然界之不确定性的研究道路上,薛定谔并不孤独。不同学科的众多科学家,譬如美国气象学家洛伦兹(Edward Norton Lorenz)的蝴蝶效应、俄国化学家贝洛索夫(Belousov)和扎鲍廷斯基(Zhabotinsky)的震荡反应,等等,都从不同角度证明了:这个复杂的宇宙充满了不确定性,上帝真的是在掷骰子(北京人将其唤作“掷色子”)。一个系统,一旦它的复杂性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自组织现象,这种自发的宏观有序现象大量存在于自然界之中,使我们面前的自然界变得捉摸不定。用洛伦兹的话来说,我们甚至无法确定,一只蝴蝶在巴西草原上煽动一下翅膀,将来能否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因此,薛定谔脑子里面的那只猫很了不起,它让科学家们在自然界的复杂性面前保持低调,承认科学在很多情况下只能以统计概率的方式来描述自然界捉摸不定的运动规律。海森堡(Werner Karl Heisenberg,1901—1976)用哲学的语言表述了对自然界这种不确定性的理解:“在因果律的陈述中,即‘若确切地知道现在,就能预见未来’,所得出的并不是结论,而是前提。我们不能知道现在的所有细节,是一种原则性的事情。”在这里,牛顿时代必然的因果律失去了普遍有效性,一个绝对必然的宇宙崩塌了,代之而起的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概率宇宙。海森堡把科学对客观世界这种不确定性的认识,称作“测不准原理”,或译作“不确定性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

让我们从自然界不确定性的视角来反观人类自身,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复杂系统中,最为复杂的莫过于人自身。人的复杂程度使其不仅表现出自然界大量存在的自组织现象,譬如胚胎发育过程等,而且这种自组织特性进一步升级,变成了人的自主性,或者用哲学的概念称之为“主体性”。人类的自由意志决定了我们无法从第三者的视角来确定性地把握另一个或一群人的发展变化。主体性,使得“人”成了上帝掷出的最为捉摸不定的骰子。我们甚至连某个人在未来五分钟内是否还坐在那把椅子上都无法做出确定性的预测,因为决定我们的预测是否准确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我们对那个人看似科学的客观观察,而是取决于那个人自己,取决于他的自由意志。

然而,桑代克迷笼里那只狂躁的猫可没薛定谔想象的猫那么安分。桑老师那只着名的猫,以一种科学的僭妄,不断地挑战人类的自由与尊严,把心理学和教育学的研究日益引向确定性的道路。

教育评价中的科学迷信

桑代克老师的猫毕竟出道更早,而且身处哥大名校,所以比当时随着薛定谔离开德国流浪国外的那只猫要牛气很多。桑老师从他这只了不起的猫身上,发现了一系列有关我们学习行为的科学定律,诸如练习律、效果律等等。几乎每一个师范毕业生都对这些关于学习的科学定律耳熟能详。人类的学习,在伟大的“行为科学”面前,从此变得确定无疑。沿着这条确定主义的道路,桑代克老师的后继者们勇敢前进,不断提出了一系列关于人类学习的伟大发现。譬如:美国心理学家华生( Watson,John Broadus, 1878-1958 )曾夸下海口,说:“如果给我一打强健而没有缺陷的婴儿,让我放在我自己的特殊世界中教养,我将保证从中随机抽取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培养成我所选择的任何一类专家……”。你听这口气,和中国某些教育“砖家”们说的“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简直如出一辙!华老师他之所以敢夸下这样的海口,主要当然不是因为他到了中国海南省的首府(华老师好像没钱买机票去海口旅游),也不是抄袭了中国教育“砖家”的成果(谁抄袭的谁,我想不用待查了),而是他坚信:行为科学的研究,确定无疑地发现了人类学习的规律,而照规律办事就一定能成功。到了新行为主义领袖人物斯金纳那里,这类科学狂言被推上了哲学高度,他1971年在《超越自由与尊严》一书中明确提出:“对人类行为的实验分析必将使自主人丧失我们以前所赋予他的所有功能,并把他们一个一个地转移到控制性环境上。” 斯金纳在这里直截了当地否认了人的自由意志和自主性,他称之为对自由和尊严的超越。科学的威望,被置于人类的自由和尊严之上了(beyond)。丧失了自由和尊严的人,连自然界一般事物中都到处存在的不确定性都不配享有,一切都在所谓行为科学的掌握之中。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主办:江苏省靖江市教育资源网 技术支持:365bet正版_365bet邮箱验证_365bet扑克网电教站